<var id="37399"></var>
<var id="37399"></var>
<var id="37399"></var>
<var id="37399"></var>
<menuitem id="37399"><dl id="37399"><listing id="37399"></listing></dl></menuitem>
<var id="37399"></var><var id="37399"></var>
<menuitem id="37399"><dl id="37399"></dl></menuitem><var id="37399"><dl id="37399"></dl></var>

400-675-1116

通用banner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資訊動態 > 案例分析

民間借貸十大典型案例

2021-03-22 14:31:35

案例一、借款應有款項性質的證據

基本案情:

2008年2月21日,黃某某向馬某的賬戶分兩次轉入6萬元和5萬元。后黃某某訴至法院要求馬某歸還借款11萬元及利息。審理中,馬某陳述該11萬元系合伙投資款而非借款,并舉示了黃某某曾以合伙糾紛為由就相關款項向法院起訴時提交的民事起訴狀、法院庭審筆錄及合伙投資款賬目等證據加以證明。

法院裁判:

黃某某作為主張借款關系成立的當事人,應當對雙方存在借款關系承擔舉證責任。黃某某雖然提交了其向馬某支付11萬元的銀行付款憑證,但馬某也舉示了相關反駁證據,證明雙方存在合伙關系。因此,銀行付款憑證并不足以證明訟爭款項系借款,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遂判決駁回了黃某某的訴訟請求。


案例二、違法高息不受保護

基本案情:

2014年3月18日,楊某某與重慶某某建材有限公司簽訂《借款合同》,約定重慶某某建材有限公司向楊某某借款1000萬元,每月按借款金額的2%支付借款利息,同時每月按借款金額的2%支付綜合服務費;借款到期未償還則按借款金額的每日5‰支付違約金;王某某和張某某為借款提供保證擔保。簽訂合同當日,楊某某向王某某賬戶轉賬支付借款500萬元。同日,張某某向案外人陳某某賬戶轉賬支付20萬元。

2014年4月10日和4月17日,楊某某與重慶某某建材有限公司、王某某和張某某再次簽訂兩份《借款合同》,金額分別為200萬元和300萬元,合同其他條款內容與2014年3月18日《借款合同》相同。楊某某分別于合同簽訂當日向王某某賬戶轉賬支付借款200萬元和300萬元。同日,張某某向案外人陳某某賬戶轉賬支付8萬元和20萬元。

2014年4月18日至7月17日,張某某、王某某又陸續向案外人陳某某賬戶轉賬支付共計132萬元。庭審中,楊某某認可陳某某賬戶收到王某某和張某某支付的所有款項為利息。2014年12月29日,楊某某起訴至法院要求判決重慶某某建材有限公司、王某某、張某某連帶償還借款本金1000萬元及相應利息、綜合服務費等。

法院裁判:

重慶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合同中既約定2%的月利率,又約定每月2%的綜合服務費,其目的是為了規避法律規定收取高息,法院對此不予保護。借款人已經支付的利息超出法律規定的部分應沖抵本金。另外,楊某某向借款人提供借款的當日,即通過案外人陳某某的賬戶收取了共計48萬元的利息,屬于預扣利息的行為。該48萬元應從借款本金中扣除。


案例三、夫妻一方借款原則上為夫妻共同債務

基本案情:

謝某某與祝某某曾是夫妻。2004年10月19日,雙方約定“謝某某一切債務與祝某某無關”。2013年6月19日,謝某某以“服裝經營經濟周轉困難”為由,向袁某某借款30萬元,后未償還該借款。2013年10月30袁某某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謝某某和祝某某返還借款本息。2013年10月21日,祝某某向法院起訴與謝某某離婚。在離婚訴訟中,謝某某陳述,自己在未告知祝某某的情況下向他人借款607萬元,其中包含向袁某某借的30萬元。同年12月12日,謝某某與祝某某調解離婚。

法院裁判:

重慶市開縣人民法院認為,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夫妻一方名義所欠的債務,原則上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由夫妻共同償還。本案的借款發生在謝某某與祝某某的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祝某某與謝某某雖然在2004年約定“謝某某一切債務與祝某某無關”,但不能證明債權人袁某某在出借款項時知道該約定。離婚訴訟中,謝某某雖稱向袁某某的借款系其個人債務,但該陳述并不能對抗第三人。因此,判決謝某某、祝某某共同償還借款本息。祝某某不服,提起上訴,重慶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四、抵押、質押要依法辦理登記

基本案情:

2013年7月2日,鄭某某、雷某以及重慶某某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三方簽訂了《個人借款合同》,約定雷某向鄭某某借款20萬元,雷某以其名下的房產提供抵押擔保。2013年7月3日,鄭某某通過銀行轉賬的方式向雷某支付了借款20萬元。隨后,雷某向鄭某某提供了其與劉某某共同所有的房產的《房地產權證》復印件。因雷某未按期還款,鄭某某訴至法院,主張其對雷某和劉某某共同所有的房產享有優先受償權。

法院裁判:

重慶市渝北區人民法院認為,因訟爭房產未辦理抵押登記,按照物權法的相關規定,抵押權未設立,故對鄭某某主張的優先受償權不予支持。


案例五、以買賣提供擔保不能要求對方履行買賣合同

基本案情:

2010年1月18日,伍某與左某簽訂《借款協議》一份,約定左某向伍某借款31.5萬元,借款期限至2010年3月17日,左某承諾以其本人名下的房屋作為抵押擔保,并承諾如未按約還款,伍某有權自行處置左某提供的抵押房屋。同日,雙方又簽訂《買賣協議》一份,約定:左某自愿將其所有的房屋出售給伍某,左某若要解除協議,必須于2010年3月17日前提出并歸還31.5萬元給伍某,否則左某必須無條件將該房屋交付給伍某并辦理過戶手續。由于左某未按約歸還借款,伍某起訴至法院,要求左某依照《買賣協議》交付房屋及辦理過戶手續。

法院裁判:

重慶市渝北區人民法院認為,雙方簽訂《買賣協議》的目的是將涉案房屋作為借款的擔保,雙方并不存在真實的房屋買賣合同關系。因此對伍某的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案例六、支付款項應保留相應憑證

基本案情:

2013年3月24日,趙某與曾某某、重慶某某建筑勞務有限公司簽訂《個人借款擔保合同》,約定:曾某某向趙某借款260萬元,借款期限從2013年3月24日至2014年3月23日止;重慶某某建筑勞務有限公司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同日,曾某某向趙某出具收條,載明收到趙某現金260萬元。

2013年3月22日,趙某向曾某某的銀行賬戶存款50萬元。2013年3月31日,趙某委托案外人向曾某某轉賬50萬元。

2014年8月28日,趙某起訴至法院,請求判決曾某某償還借款本金260萬元并支付違約金。庭審中,趙某陳述,借款260萬元中有100萬元是以轉賬方式支付,另外160萬元均為現金支付?,F金支付的款項中,有100萬元系向其岳父蔣某某借的,另外60萬元的實際交付情況記不清了。曾某某陳述,實際借款本金只有2013年3月22日和2013年3月31日通過銀行支付的100萬元,之所以出具260萬元的收條,是因為其向趙某承諾了160萬元的工程利潤。證人蔣某某陳述,2013年初趙某向其陸續借款100萬元,其中2013年3月4日取款67萬元,并從保險柜中取出3萬元,湊成70萬元交給曾某某,事后聽趙某說該款系借給曾某某的。曾某某不認可證人蔣某某的陳述。

法院裁判:

重慶市九龍坡區人民法院認為,雖然曾某某在2013年3月24日向趙某出具收條載明其收到趙某現金260萬元,但在庭審中已查明曾某某出具收條時,《個人借款擔保合同》約定的借款本金260萬元趙某并未全部實際交付,趙某還應進一步舉證證明除通過銀行支付的100萬元外的其余借款款項已實際交付。而趙某在庭審中舉示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已經履行了另外160萬元借款款項的出借義務,故對趙某要求曾某某償還該部分借款的訴訟請求,因證據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案例七、企業間借貸并非一概無效

基本案情:

重慶市某某建設公司在承建安置小區工程項目過程中,因工程項目急需資金,其項目部負責人于2012年2月23日向涼山州某某建設公司借款100萬元。2013年10月16日,涼山州某某建設公司與重慶市某某建設公司就借款問題達成協議,重慶市某某建設公司對上述借款行為予以追認,并承諾限期歸還本息共計110萬元。之后,重慶市某某建設公司未按約定歸還借款。涼山州某某建設公司起訴至法院,要求其歸還借款本金并支付利息。

法院裁判:

重慶市萬州區人民法院認為,重慶市某某建設公司和涼山州某某建設公司之間已形成企業借貸合同關系,該企業借貸并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遂判決重慶市某某建設公司歸還借款本金并支付約定利息。重慶市某某建設公司不服一審判決,以企業間借貸合同無效為由提起上訴。重慶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本案借款系為生產經營需要進行的臨時性資金拆借,出借人并不是以放貸收益為企業主要利潤來源,故雙方之間的借款合同合法有效,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八、為違法犯罪活動提供借款不受保護

基本案情:

2008年6月16日,文某向彭某某出具借條載明:“今借彭某某15000元,定于2009年10月1日歸還?!?009年10月18日,彭某某與文某因上述債務發生口角及抓扯,彭某某到派出所報案。在公安機關作詢問筆錄時彭某某陳述,該借條是2008年5月文某借用其賬號在網上賭球輸了15000元后書寫的。2010年1月6日,彭某某起訴到法院,稱其2008年6月16日借給文某現金15000元,要求文某歸還該借款并支付資金占用損失。

法院裁判:

重慶市沙坪壩區人民法院認為,庭審中彭某某的陳述與此前其在公安機關的陳述不一致,本案債的形成過程應以彭某某在公安機關的陳述為準。文某借用彭某某賬戶參與網上賭球輸了15000元后向彭某某出具借條,彭某某明知文某為了賭球仍向其提供借款,由此產生的民間借貸關系不受法律保護。


案例九、涉嫌非法集資犯罪應及時報案

基本案情:

2013年11月27日,唐某在譚某處借款100萬元,唐某和重慶某投資公司共同出具了借條。2014年11月19日,唐某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重慶市萬州區公安局立案偵查。2015年5月,譚某以唐某和重慶某投資公司未按約歸還借款為由訴至法院,要求其歸還借款。

法院裁判:

重慶市萬州區人民法院認為,因本案的借款行為本身涉嫌非法集資犯罪,應由公安機關先行處理,遂裁定駁回了譚某的起訴,將該案移送公安機關。


案例十、訴訟活動應當誠信

基本案情:

2011年8月3日,重慶某某商貿有限公司起訴至法院,請求張某豪、張某福返還其借款1400余萬元,重慶市某某工貿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審理過程中,重慶某某商貿有限公司分別與張某豪、張某福、重慶市某某工貿公司達成調解協議,主要內容為張某豪、張某福返還借款1400余萬元,重慶市某某工貿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法院于2011年9月22日出具調解書對調解協議內容予以確認。

重慶某某商貿有限公司依據調解書向法院申請執行,參與了重慶市某某工貿公司相關財產的分配。后經再審查明:1、重慶某某商貿有限公司所舉示的支付情況與借款合同、收條不一致。2、重慶某某商貿有限公司通過其法定代表人控股的其他公司于2010年2月向重慶市某某工貿公司轉賬1400余萬元,其中1400萬元分別于同月23日、25日轉回了重慶某某商貿有限公司。3、重慶某某商貿有限公司在明知張某豪、張某福、重慶市某某工貿公司無力還款的情形下,仍向其進行大額轉賬支付。

法院裁判:

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認為,重慶某某商貿有限公司與張某豪、張某福、重慶市某某工貿公司惡意制造虛假訴訟,企圖通過調解方式讓重慶某某商貿有限公司參與重慶市某某工貿公司的執行分配,侵害重慶市某某工貿公司其他債權人的合法權益,并利用法院的裁判權和執行權獲取非法利益。遂判決駁回重慶某某商貿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


標簽

0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常熟打官司

作為一個專業做法律服務的平臺,為您提供法律咨詢、文書起草審查,律師函出具等法律服務,

還提供律師上門、訴訟代理等服務,為企業客戶提供標準化的法律產品和服務。

  400-675-1116

地址:常熟市黃河路12號國際貿易中心B座607室

熱推信息 · 企業分站 · 網站地圖 · RSS · XML

常熟打官司
常熟打官司

作為一個專業做法律服務的平臺,為您提供法律咨詢、文書起草審查,律師函出具等法律服務,

還提供律師上門、訴訟代理等服務,為企業客戶提供標準化的法律產品和服務。

Copyright ? 速狀通信息科技(江蘇)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 蘇ICP備2021010412號-1 技術支持: 祥云平臺

主營區域: 蘇州 連云港 常熟 太倉 張家港 昆山 無錫 上海 天津 南京

中国人免费观看的视频在线